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蔡启发:亲情爱情在农耕文明中的诗化

[复制链接]
蔡启发 发表于 2013-1-10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蔡启发 于 2013-11-25 09:29 编辑

亲情爱情在农耕文明中的诗化
         
——王占斌精选诗歌浅赏


蔡 启 发


      
      昨天,在台州市政府会堂听了一场“中国传统文化的特征”讲座,在主讲人近两个小时的娓娓道来中,让我切切感受了中国文化的源远流长和博大精深。它给我的总体认知就是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显著的农耕文明特色。而今天,我在赏读王占斌先生描写亲情、爱情的精选诗歌时,同样带给我一种全新的启迪:这便是《亲情爱情在农耕文明中的诗化》。
      我们说农耕文明的典型特征是集儒家文化,是人们在长期的农业生产劳动中用以诗词歌赋的形式创造出的智慧结晶。光就这点上理解的话,那么亲情爱情是最能够说明问题的。先来读读《荞麦开花顶顶上白》:
      “荞麦开花,远远的从崖头望去/有如大地馈赠的伤口。晌午的太阳/榨干了晨露遗留在上面的水气//荞麦子开花顶顶上白/母亲每年都要从城市赶回村庄,顺手掐一朵/荞麦花,闻了又闻,嗅了又嗅/母亲不知道,不经意间她就成了开花的荞麦//开花的荞麦捂住伤口,捂住岁月的苍白/在镜子里,在我的视线里,在琐碎的事务里/那么地零乱、清晰,迎风飘舞//突然间我的泪花翻滚起来/为荞麦的母亲,为一顶顶开花的伤口/为年年盛开乡思的故乡/那一生中割舍不断的热爱”。
      有一个讲法叫做:文如其人,诗如其人。我读着诗人占斌这首具有浓烈的农耕色彩的诗歌时,它至少带给人那种“荞麦开花顶顶上白”的视觉感受。每当到了一片荞麦开花的时节,从崖头远远望着大地的馈赠,反而让母亲思乡的情结袭上了心头,因为她是多么地深爱着这块土地,土地上的村庄,村庄里的亲人。对亲人们的丝丝儿牵挂,无论母亲她身居何方城市,生活环境的如何优越,自己都像是一个漂流在外头的人,无论母亲是怎样的“闻了又闻,嗅了又嗅”,这些生动的笔调,都是因为她有“一生中割舍不断的热爱”。整首诗, 更有一种视觉感受下藏匿深切的思,而这样的思又恰恰验证了亲情的诗化。
      如果说《荞麦开花顶顶上白》是亲情的诗化,那么《腰鼓多么红艳》这首十一行的诗有着典型的爱情的诗化。你看“腰鼓多么红艳/安家的声响多么悦耳/这小巧的腰枝/崖畔上斜插出的一支沙枣//我用什么来爱你/红艳的果实贴在腰间/我能听到你心跳的声音/仿佛耳鼓中愈来愈/亲近的马蹄/在一路清脆中将我们裹紧”。我们知道,腰鼓是我国古老传统的民族打击乐器,是广大劳动大众在农耕生产活动中创造而成的,它来源于生活,也极强地表现了艺术,用腰鼓入诗,又很好地丰富了生活。为此,我们在读着诗的同时,是否仿佛听到了无数脆亮的声音,尤其是这独具魅力的红艳腰鼓掀起的黄土地上诗的风暴,“安家”的强烈愿望,更是我想有个家。展示出黄土高原上的农民具有朴素而豪放的个性,或张扬所魅力出独特的艺术感受。“腰枝”与“沙枣”的勾连,终于道出了一个爱字,还有那撒下一路的心跳。腰鼓那种历史的悠久,在文字元素的注入后,相信一首诗歌便一定会在民间中广为流传。
      当然,纵观王占斌精选诗歌中反映的农耕文明,不是简单的男耕女织,小规模的分工劳作的描写,他的诗可以归说是对草根文化的一种探索。诗中藏着激动人心的隐秘,就象“我是一块不起眼的木炭/寒流袭来的时候/我只选取红红的半边脸庞/为你取暖”一样(《整个风雪都被拒之门外》),使得亲情爱情在农耕文明中不折不扣的诗化。
      王占斌,一个文武双全的地地道道文武斌,18岁开始在省级文学刊物发表作品。诗歌作品散见于国内的《诗歌月刊》等,山西省作协诗创会专职委员、大同分会主任、大同市青年诗歌研究会会长,《π°诗刊》主编。著有诗集《倾诉北方》、《像民歌一样行走》、长诗《二重奏》等。13岁开始练习长拳,17岁投师著名武术家、梅花拳师、武派陈式太极拳宗师武世俊,学习了拳械套路、擒拿、技击等。还研习八法拳和陈式太极拳、一指金刚等功法,是陈式太极拳的传人。无论是诗文无论是武艺,他都是名符其实的。占斌还是2012年《海外诗刊》入选诗人,他的诗朴实里藏着睿智,带着泥土的清香,却挥洒民歌的情调,一首首诗反映了农耕劳作的喜怒哀乐,是北方乡村缩影写照,彰显的却是中华文明,我看重我推崇。

      附原诗选2首:


      荞麦开花顶顶上白


荞麦开花,远远的从崖头望去
有如大地馈赠的伤口。晌午的太阳
榨干了晨露遗留在上面的水气

荞麦子开花顶顶上白
母亲每年都要从城市赶回村庄,顺手掐一朵
荞麦花,闻了又闻,嗅了又嗅
母亲不知道,不经意间她就成了开花的荞麦

开花的荞麦捂住伤口,捂住岁月的苍白
在镜子里,在我的视线里,在琐碎的事务里
那么地零乱、清晰,迎风飘舞

突然间我的泪花翻滚起来
为荞麦的母亲,为一顶顶开花的伤口
为年年盛开乡思的故乡
那一生中割舍不断的热爱

      腰鼓多么红艳


腰鼓多么红艳
安家的声响多么悦耳
这小巧的腰枝
崖畔上斜插出的一支沙枣

我用什么来爱你
红艳的果实贴在腰间
我能听到你心跳的声音
仿佛耳鼓中愈来愈
亲近的马蹄
在一路清脆中将我们裹紧



 楼主| 蔡启发 发表于 2013-1-10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成根大哥等乡网朋友审阅,问候,新年好!
成根 发表于 2013-1-10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佳作,新年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24-3-5 16: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xiangshanre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