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陈和李:(象山) 智门禅寺怀古

[复制链接]
乡网小编 发表于 2020-5-18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墙头镇舫前村西南的山上,有一片茂盛的松树林,山因此称为万松山。位于万松山下的智门禅寺,在这里算起来风风雨雨已有一千多年了。冬日的午后,我漫步在曲径深处,看那寺前寺后的柏树,看那天光云影在林间徘徊相映。想象传说中菩提树下打坐的达摩,令我浮躁的心刹那间有所顿悟。有风吹过,树叶婆娑有声,我仿佛听到佛的呼吸和训喻。
    就是这样一座不起眼的寺院,门口照壁上的那“五代古刹”四个大字,却在我的心底激起了层层涟漪,仿佛是贪玩的小孩,无意中发现了尘封的神秘世界。
    “卧鼓飘幡旧刹存,阴萝如幕石龟蹲。披裟迎到亲王敕,弹指华严颉智门。”智门寺始建于五代后周显德四年(公元957年),旧名保安院。北宋治平二年(公元1065年),改赐“智门禅寺”匾额,明洪武二十四年立为丛林,嘉靖二十八年重建,其后历经修建、扩建,僧众日多,一度号称“千僧院”。民国年间,为我县十八名寺之一,有金刚殿、大雄宝殿、后殿、偏殿、后堂、方丈室、藏经室以及生活用房等,占地面积5000多平方米,香火盛极一时。岁月变迁,智门寺破落荒芜,仅存金刚殿、观音堂了,唯有寺前的千年古树依然郁郁葱葱。如今,在僧人的努力下,智门寺重新修建了大雄宝殿,虽然香火不是很盛,但走近智门寺,依稀还能听到僧人的梵唱,单纯而悠远。
    说起智门禅寺,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宋朝治平年间任象山县令的林旦。林旦与苏轼、王安石为同科进士,刘攽(1023-1083)在《象山县西谷记》中赞林旦治县“以文学为政,邑人宜之”,“板筑县城……修治西谷,益植花卉,因其老木修筑为亭榭,以眺望沧海而相(点缀)蓬莱。”就是这位县令,非常重视县内的文化建设,发动重修了县内的文化古迹,于治平二年(1065)上奏请朝廷为智门禅寺与等慈禅寺、延寿禅寺、常乐禅寺、宝梵讲寺、普明律寺以及栖霞观(原名蓬莱观),一起悉被改赐新额。一县之中,六寺一观同时换上新额,各有一番热闹,洵为合邑盛事。
    对智门寺的神往,缘于智门名僧迭出。当年,北宋崇宁间有高僧广惠任首座、昙惠任主持,均能操首孤高广施善事;明洪武初,主持高僧福根,曾奉诏赴京师应对称旨,留三年,后赐还智门,结庵于寺东,匾曰:“海印”,留下一段佳话;后又有法衡大师,祝发智门,结庵松林,圆寂后于烟灰中得舍利子,光明莹澈,状如冰雪,人皆叹异。
    翻开民国象山县志,一段有关智门禅寺的典故却让我沉迷其中。史料中记载,寺内本有黄庭坚手书的苏东坡《赤壁赋》石碑。这一记述主要来源于明代嘉靖年间一个宛平(今北京)县人于弈正,字司直,他在《天下金石志》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智门寺《赤壁赋》,黄庭坚书。”民国象山县志,接下作按语说:“山谷(黄庭坚号)所书,即苏文忠(苏东坡字)《前后赤壁赋》,此正象山一宋碑也。象山旧志失之”。
    苏东坡当时是天下文人一代宗师,智门寺《赤壁赋》石碑于是也多了些许神秘的色彩,它从何而来,又如何失去,如今都成了岁月雾霾,了无痕迹了。后人推测,智门寺黄庭坚所书的苏东坡《赤壁赋》大多是在元佑奸党时被清除了。稀世珍宝由此烟飞灰灭,这不由我深深地扼腕叹息。
    走进智门寺,新建的大殿多少有点冷清,院中四周杂草丛生。旧寺院的房子依然破落,想要恢复昔日的辉煌,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然而,我却仿佛看到昔日的名僧大师,正在佛前打坐,深究了脱生死的问题。偶尔也在庭院的花树间走动,手里数着念珠,就此看破红尘。
    智门寺原是个风景绝佳的地方。秋来,庭中桂花香气馥郁,入夏则寺后的六角塘里荷花田田。广惠、福根、法衡,一代代高僧大师把智门寺作为心志磨练的场所,挣脱世俗的枷锁。他们的心是空明的,无所迷恋更无所束缚,因此对人世间更有了热切的愿望,所谓“无我生大悲心”,皈依佛和菩萨,他们所追求的不仅仅是六根清净或是另一个世界的生活,而是一个更为高大的生命、一颗想要从贪、痴所织造的世俗价值以及随之而来的烦恼中解脱出来的心灵。
    我是不相信宗教的,但在智门寺中,与那些面目庄严的佛像独自面对的时候,我真切地感到信仰的力量。不管破旧的寺院存不存在,只要智门禅寺的名字还在流传,佛依然在你的心里存在。新建的智门禅寺不是很好地说明了这个问题吗?生命表层的虚饰片片剥落后使人不得不认真注视丑陋的自我。
    智门寺环境幽雅,胜迹甚多。明朝李濂曾题有《宿智门寺》一诗:“秋出越王关,丛林牛斗间。坐看东海月,飞上万松山。有客乘骢至,逢僧射蜃还。石床如可借,终夕听潺潺”。这最后一句,说的便是寺前的琴溪。溪水一路无声,至智门寺,经年丁冬有声,有如弹琴。寺后有六角塘,为当年的僧众所凿,如今依然明净如镜,映照着天上舒卷自如的游云。如有似无的风来自松林的荫影间,飘过水面,轻拂我的思绪,想必当年的僧人也在这里谈经论道,笑傲山林。
    在70年代,县里曾在智门禅寺办过共产主义劳动大学、宁波师专象山教学点和宁波师范分校。在这里,曾有一代人追求过人生的理想,寻找过智慧的方向。冬日的阳光照在远远的山坡上,千年的岁月,只是智门寺短短的一个片段,也许它会冷落下去,但人们不会把它忘记。历代大师禅定的姿势,更使我感受到还有一种精神可以延续。我们的生命中,依然还有那么多美好的、深刻的以及不可湮灭的情节流传不息。(陈和李)

来源:中国象山港  2014年02月10日 09:5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20-10-26 13:1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