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武汉一家人滞留象山的点点滴滴——《客居龙屿散记》

[复制链接]
乡网小编 发表于 2020-3-23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象山县传媒中心

作者简介:王峰,网名且听风吟,湖北人,现居武汉,八九十年代公务员,后在国企工作,2019年退休。近年来主要从事摄影创作,是2019年《人民摄影报》“明星摄影家”。

本文为疫情期间作者在象山一个多月来生活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


5d7937198.jpg

到象山黄避岙亲家家里过年,已成近几年的惯例。儿媳领着两个孙子,一般小年前就回了娘家,儿子放假后是要跟过去的。亲家怕我们俩老寂寞,要我们一起去,我们也不习惯离开孙子的日子,便半推半就地去了。

前两年,两家一起热闹地过完年,我们便在儿子上班前一两天,满载着够吃一年的亲家自产的大米回来了,去去回回,顺风顺水。可谁能料到,这一次,不一样……



离开武汉开车到亲家家,是2020年1月22日,即农历腊月廿八。

临行前一天,武汉的疫情开始爆发,钟南山警告会人传人。我们在犹豫:去,还是不去?可电话里,亲家催得紧,孙儿喊得欢,便还是决定出发。晚上,去沃尔玛超市买了两样东西,一为周黑鸭,作为礼物带过去;二为红春联,虽不在家过年,但图个平安吉利。

街市上人来人往,沃尔玛内熙熙攘攘,戴口罩者并不多。跑了几家药店买口罩,一家比一家回答的干脆:“卖完了”!

此时的武汉,祥和里酝酿着不安,热闹中埋藏着灾祸。




亲家家位于象山乡下,距武汉800多公里,11个小时的车程。“千里江陵一日还”,“坐地日行八百里”,遥远年代的梦想,今已成真。

然而,一觉醒来,武汉封城!

一瞬间,恐慌笼罩了大江城,坏消息传遍了全中国。




疫区中心的湖北终于启动了二级响应,却不料引发了全国的一级响应浪潮。

浙江温州从武汉回乡过年的人多,浙江确诊患者人数在全国一时间很打眼,但浙江的反应快。   

大年初一,乡卫生院来了三名医护人员,给我们一一测量体温,并送给我们几个口罩,两支水银温度计,叮嘱我们定时测量、随时联系。

大年初二,我们被告知需居家隔离,两家9口人都不得出门。乡里专门安排了一名工作人员为我们服务,这位姓王名国飞的同志非常负责,每天的食品药品用品,凡能买到的,他都尽力采购,送货上门,我们门口自取。乡卫生院还有一名姓游的医生,一天一个电话嘘寒问暖,还有象山县里的、宁波市里的电话抽查……

被隔离着,也被关爱着。




乡下居家隔离的日子,其实并不难过。物资不愁,不好打发时间便追剧、刷视频、看新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空间;疲了,凑一座麻将,打麻将的时候专整大牌,反正不输钱;卸下窗帘权当背景布,两家人嘻嘻哈哈地合影,端端正正地拍全家福;在自家房前的小院里跳跳绳,跑跑圈,打打羽毛球;随车带了不少宣纸,每天有大把的时间临帖练字,颜真卿的《祭侄文稿》确有味道,但临起来有些难……

对我而言,颇有压力的莫过于每天两餐酒。亲家公好酒量,平日习惯上桌端杯,他说一个人喝没气氛,我和儿子来得正好,架不住劝,恭敬不如从命。白酒、黄酒、红酒、啤酒轮番上,你来我往,觥筹交错。

多么快乐和谐无忧无虑的时光啊!




然而,开始疑惑继而惶恐起来。有一天,门前停下警车,下来几个警察,检查我们家隔离的人是否居家,却怯生生地不敢靠近院门。又有一天,我要到车上取拍照的三脚架,车停在离家百十米停车场上。出家门是要报告的,然后村主任陪我走了两趟,足足离我一丈开外。里弄巷道两边楼房不少窗口,有人睁大着眼睛在警惕地窥视。

“他们怕我”,我似乎成了鲁迅《狂人日记》里的狂人。

真的不自信了,一遍又一遍,脑子里梳理着年前在武汉那段时间的行程。那天沃尔玛里有患者吗?买周黑鸭的队伍大约五六个人,去小区取快件可是没戴口罩的,腊月廿七,家里来了位从汉口过来的客人,并在阳光房里喝了两杯茶,会不会?万一呢?

种种揣测和怀疑,真的后悔啊!这一来,给亲家带来了负担和风险,给村里的人们带来了恐慌和不安,给当地政府部门带来了额外的麻烦。

一天天数着日子,祈求十四天的隔离期快点过去,祈求无病无灾,包括感冒。




而千里之外的武汉,确诊人数如野草般疯长,死亡的幽灵在空中徘徊。

年三十晚,我有一摄影圈的朋友,七十了,其子高烧,他们在风雨交加的寒夜辗转大小医院,但就是打不上针、住不上院,万般无奈之下,他在群里苦苦求助,整夜未停。那份惊恐与无助,不是局中之人,怎有锥心之痛?

又何止其一人!

那些统计数字里和没有纳入统计数字死去的人,被稀里糊涂的抬上了灵车,

留下的是追着灵车哭喊着“妈妈”的女孩,是几近灭门身在重洋之外常凯孤苦的儿子,是抱着全家照追随父母而去的三岁的小女孩的亲朋,是约定了婚期的彭英华医生的未婚妻,是落了一地的殡仪馆里的无主手机,是几千个失去了亲人的破碎的家庭,是几万个不幸躺在病榻上呻吟的身躯,是900万乃至5000万被封锁了的民众......

与他们比,我在天堂!

f3f08bbbcb9b21.jpg



这里的确是天堂。不谈其依山傍海的环境、一家比一家现代豪华的墅院、重资打造的村镇道路和旅游设施,就疫情而言,整个象山县仅出现两例确诊患者。这里是安全的,尽管村头设了关卡,进出超市药店等等需要戴口罩并出示宁波当地的“甬行码”。

从湖北传来消息,我们在武汉住宅的第三楼便有患者。仙桃住宅的小院,便有我的老领导夫妇双双染病,他们是春节前从武汉回去的,在仙桃住院,老领导本人痊愈,但其夫人不幸亡故。不敢想象,不来象山过年,在那样的恐怖环境下,该怎样生存?

不知不觉我们成了逃难者。

想起电影《一九四二》的逃难大军。那场饥荒,中原大地饿殍千里,死了三百万人。电影还原真实,但票房不高。也许悲惨而遥远的故事,难以让生活好起来的人们产生共情。然而,谁也不知道,2020年的这个春节,你不知不觉变成了又一个悲惨故事里的群众演员。只是抗战时期的蒋介石,无力救助饥饿的人们。而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有能力举国动员,八方驰援。

幸甚,生活在这个年代!




生活在天堂也有焦虑。

确诊患者人数和死亡人数每天几百几千突突的上窜。至暗时刻里,无心看书写字,醒来便刷屏看疫情新闻,其他时间多数也是。

病人在发热门诊排队还要不要五六个小时?雷神山火神山收治能力够不够?医学研究有效药品能否临床成功?疫情拐点何时出现?驰援武汉和湖北的几万医护队伍里,有多少离愁别情?金银潭等定点医院援汉医护的后勤,怎么是一个快递小哥汪勇在撑起?那些得病的病人是怎样在挣扎?那些闷在屋里一个多月的亲朋邻里,又过得怎样?

“心事浩茫连广宇”

“一枝一叶总关情”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知道操心没有屁用,也想没心没肺不去理他,但总放不下那份牵挂。




然而,大大小小的消息,却让人不能专注于牵挂。

疫情早已严重,为什么说“可防可控,人不传人”?控制疫情的最佳窗口期为什么讳莫如深?面对质疑,为什么一问三不知或者答非所问?承诺调查训诫“吹哨人”事件,为什么没有下文?一个《方方日记》讲了几句真话,为什么封了微博又封微信?出了这么大的事,捅了这么大的篓子,为什么一层一层没有人主动承担责任?

不解不安,烦闷憋屈,悲伤愤懑,许多负面情绪如滔天巨浪扑面而来。



 楼主| 乡网小编 发表于 2020-3-23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客居龙屿散记》之二

be220d0aee.jpg



2月4日是立春。春天远未到来,疫情十万火急。立窗凭栏,凝望远方,写下七律《庚子立春》:

未闻莺啼燕鸣声,
忍顾人间肺疫横。
封省封城封陌路,
隔山隔水隔斯民。
当头国难谁拼死?
逆向英雄尔舍身。
我困龙山西北望,
神州天佑早迎春。


十一

百无聊赖,看了一部2007年拍的电视长剧《大明王朝1566》。该剧由陈宝国、黄志忠、王庆祥和倪大红主演。网上推荐说,这是十多年来国产剧的巅峰之作。原为央视所拍,可能比较敏感而放弃。湖南卫视买下,只在深夜十一点播放,因而收视率不高,但经典从来不以收视率为标准。

剧情围绕政治权谋翻云覆雨的推进。皇帝嘉靖,首辅严嵩,总督胡宗宪和知县海瑞,依次登场你来我往。老戏骨们将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每一个姿态,都演绎的处处玄妙,入木三分。

佩服海瑞的勇气,他上奏的《治安疏》那样“大逆不道”。

但嘉靖终于没有杀他。嘉靖死后,哭的最撕心裂肺的正是这个曾经痛斥过他的海瑞,

只有爱之深,才会“恨”之切!

历史是一面镜子,时常照一照不是坏事。

而黑格尔却说“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的教训,就是人类没有从历史中吸取任何教训。”但愿我们能够走出历史的怪圈。


十二

居家隔离十四天后,如期解禁。

亲家公亲家母好像被摘帽的地主富农,终于扬眉吐气起来。他们早早地跨出院门,逢人便高声说笑,好像被隔离的日子压抑坏了。

象山全县确诊的患者始终只有两人,工厂有的开始复工,城镇的门店陆陆续续开了张,尽管出去还得戴口罩,但已非草木皆兵。

可以沿着旅游步道爬爬山,可以在马路边和街巷里散散步,可以开上亲家的车去县城、去石浦渔港、去影视基地,可以骑上电瓶车沿着海边的自行车赛道兜兜风,可以去拍摄港湾里的海上人家和船来船往。

春天终于来了,尽管是早春,但早晚的海风已吹面不寒,垂柳条上一一鼓出了嫩嫩的绿点,院子里梅花谢了,山头上的李花开了,原野的油菜花已渐成气候;海塘之上,白鹭三五成群飞来飞去,每到傍晚,马路边的稻田里蛙声阵阵……

如果不是这场国难,这该是多么惬意而美妙的春天啊!


十三

是的,春天一定会来的!

也许乌云满天,雨打花残;也许说变就变,乍暖还寒。但春天的土地蕴藏着无限的生机,春天的脚步不会停歇……

那风清气正、四海归心的自由的春天是一定会来的!


十四

自由之后也有尴尬的时候。

刚开始戴着口罩在公园口转悠,远远地,有人盯梢着,村干部凑上前来询问,答了亲家的姓名,他便转身离开。后来,他们熟悉了,便不再以我们为惧了。再后来,家里常来访客,说明邻居们已经消除了隔膜,真正地接纳了。

但有一次,领着孙子在村里的另一头玩耍,发现一年轻女士带娃玩沙堆,俩孙子蹦蹦跳跳地跑过去。那女士听我与孙子说的不是本地话,好奇地问:

“哪里来的?”

“就住本村啊,是这里的客人”,我含糊地答道。

女士追问:“那你们原来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不能说假话,但有些故意地:“湖北来的,怕吗?”

那女人一时语塞,脸色有些变。我忙补充道:“放心!我们都来一个多月了。”

这句话好像也没有缓解现场的气氛,她便紧张的牵着娃,快步的离开了。

我的车原地停放了一个多月,久不使用容易坏车,便发动起来上路了。我特想看一看人们的反应。车开的慢,我看到迎面来的或超我车的司机,都是一脸的诧异。

鄂A的车啊,似乎有着病毒的原罪。那些异样的目光确实有些让人如芒在背。此后,便让它继续停着吧,等到满世界疫情消退,它也应该“摘帽”了吧!

当然,换位而言,我也理解那些问询和目光。


十五

在患新冠肺炎死去的人中,老领导的夫人是我唯一熟知的。她那么友善和蔼,总是一脸微笑打招呼。和几千死去的患者一样,她走得孤单凄惨。老领导康复后写了纪念文章,他的一名老同事也是我的老领导读了纪念文章之后,写下七律感言:

户外群芳次第开,
亲们未敢赏花来。
春情不解人间难,
噩耗频传生者哀。
怎敢忘忧延大疫,
如何聚智斗天灾?
阴魂苦告叮咛事,
口罩随身切莫拽。

我步其原韵和诗一首:
落灰多少人家问,
谁使阴阳两隔开?
芥草无声随雨长,
啼莺有语逆风哀。
惊雷难破黑云锁,
野火能烧赤县灾。
民劫国殇何忍怠?
余生洒泪看春来。

随即给老领导去信:……今读到您的《怀念***》一文,深切感受到您的锥心之痛。*嫂以这样的年龄,这样的方式离去,对于您及子女,对于所有亲朋好友都是无法接受的惨事。我与您同悲同痛!这场疫情,是千千万万人的劫难。但劫难之后生活还得继续。我想*嫂在天之灵也一定希望您早日走出悲伤的阴影,继续好好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期望。时代的这粒灰不幸落在了您的肩上,相信您能够挺过去,翻越这座大山!愿*嫂天堂无忧!

诗没有发给他,对于悲苦中的人而言,诗太矫情。


十六

而如泣如诉的歌声却能拨动寂寞的心弦。

在爬山散步的时候,在按摩椅上闭目养神的时候,在凭栏远眺或者举头望月的时候,手机里的歌声常来伴奏——

街道口的风, 撩醒了夏虫
竹床上的小孩做着梦
热干面糊汤 ,一样的吃相
海角天涯, 流淌唇齿香
这是我的家, 在这里长大
轧过大桥说过心里话…….

尽管自己不是武汉人,也听不惯甚至有些抵触硬腔硬调的武汉话,但此时,几个武汉籍明星演绎的这首《武汉伢》还是让人潸然泪下。

今年央视元宵晚会的节目基本都是抗疫,而以病人的视角感恩天使和英雄的这首《你有多美》最能戳中泪点——

那夜病魔袭来
你忘记了安危
在最险要的关头
是你把我夺回
今天阳光明媚
外面轻风在吹
我从恶梦中醒来
与你默默面对
我知道那一阵阵厮杀
把你拼得伤痕累累
我知道那一天天救护
让你累得身心憔悴
我不知你的防护衣下
身躯可被病毒包围
我不知你的口罩后面
脸上是否藏着泪水

……

大疫当前,港台艺人也投身进来。由方文山作词,周杰伦作曲,张学友演唱的《等风雨经过》不愧为金牌组合,词曲了得,我所喜欢的张学友又回来了。

在爱面前需要什么字眼
对你的承诺 我一定实现
真正的爱不需要有太多语言
有些感动就放在心里面
在爱面前需要什么字眼
付出的瞬间也就是永远
每天离希望又再靠近了一点
守护家园是最美画面
我们为爱奉献 为梦改变

 楼主| 乡网小编 发表于 2020-3-2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客居龙屿散记》之三

十七

“敌人在一天天乱下去,我们在一天天好起来”。当年烂熟于心的语录,用来描述当今世界的疫情,若把“敌人”二字做些改动倒也贴切。

新增病人全国只有零零星星,只少量国外输入性病例,武汉也已降至二位数,谢天谢地,真正控制住了!无数的人们,包括备受责难的甚至挨骂的各级领导,都付出了巨大努力和牺牲,我们这个国家在举国动员上确有优势。《方方日记》中所担忧的“次生灾害”,需要更长的时间,更多的耐心,更大的勇气去消弭,不知道拿什么抚慰那些受伤的心灵?

而另一方面,意大利、伊朗、韩国、德国、法国等上百个国家都染了病患,有的甚至已经失控。在全球化的今天,各国彼此相连,病毒跨境传播怕是难以避免。

当自己有余力之时,他国的灾难应予必要的援助,这比盲目撒钱,道义上效果上都强得多。日本援华物品包装上那几句“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裳,与子同袍”的古诗,不是温暖了无数国人吗?

对于别人的责难,我们要以理服人,不可一推了之;对于别人的困难,我们能帮则帮,不可事不关己;对于别人的灾难,我们应予同情,不可冷嘲热讽。我们没什么取胜的经验,只有血的教训!

138ac0f.jpg

十八

武汉封城封小区依然是进行时,各方都呼吁憋久了的武汉市民再坚持一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畅通无阻的回家?

亲家留得真,招待也周到。一日两餐酒,做菜翻花样。每餐往往10多个菜品一满桌。白菜菠菜芹菜大头菜萝卜土豆是自家菜园子里的,新鲜水嫩;鸡、鸭、蛋、肉轮番上阵,整整一只大肥羊早已吃光;海鲜更是每餐必备,黄花鱼、鲳鱼,马鲛鱼、鲈鱼、带鱼、鱿鱼以及许多我不知名的鱼,白虾、虾姑、螃蟹、海螺等等,都老贵,比淡水鱼贵,比肉贵。客居以来,尽管每天刻意走路锻炼,但无疑增重了。

网上有报道,湖北荆州有两亲家,17口人困在一起40多天,吃了几百斤大米,三头猪,几十只鸡鸭。而我们两家9口人一起,究竟吃了多少?我在酒桌上,搬着指头计算,猪没吃三头,其他的可能差不多,亲家哈哈大笑。

灾难拉近了两家的距离,灾难中的给予比平日里珍贵。


十九

住了一个多月,且让我们稍稍看一眼,我所避难的这个村庄。

村名曰龙屿,三面环山,一面望海,全村500多户人家,1800多人口,没什么工业,很少渔业,人均耕地一亩挂零,山林倒有5000多亩。虽人多资源少,但只去看一眼家家院落里的洋楼,知道他们相当富足。亲家公去年过年带我看了邻居一栋造价500多万的房子,确实精致和讲究,今年又带我看了一栋造价1500万的房子,豪华近于奢侈。村里有钱人多,都是在外当包工头当老板的。

e72187154.jpg

这个村是乡政府所在地,相应的行政和服务机构很齐全。村里村外柏油马路宽阔平整,斑马线清晰洁白,到处整洁有序。离亲家家百十来米有个小型水库,水库中央是音乐喷泉,水库的边上有广场、活动中心、购物超市、水上长廊、健身设施、标准篮球场等等。2018年,村里投资建设水库边上的龙山公园和改造村庄环境;2019年,又投资完善各类栈道、滑道,凉亭、观景台、旅游停车场等设施。

应该说,在中国,这样的村庄占比并不多。

二十

从房屋到路面,从山上的步道公园到山脚下的水库喷泉,一切都是新的,一如镶着金牙的土豪,但他绝非暴发户。

有古物作证。村头村尾立有七八棵二三百年的枫杨树、银杏树,参天的古木历经岁月的风霜,依然春绿秋黄,枝繁叶茂。村里核心地带,几处清朝时的院落和老房子至今保存完好,并还住着人家。水库边立有一亭子,名“旌义亭”,是为纪念明嘉靖三十二年村人张孟仿、张孟爵和张仲英抗倭牺牲而建。

公元907年,张姓始祖从河南洛阳迁入而来,在此“耕读传家”“诗书立人”,繁衍生息。自宋以降出了100多位举人秀才还有进士,近百年来,又出来4位将军,30多名博士硕士以及几十名厅局级官员。村里至今依然保留有清朝民国以来先人们的书法墨宝和诗词篇章。

这确实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

亲家怕我寂寞,专门向村委会讨了一本2019年9月新鲜出版的《龙屿村志》送给我,我眼前一亮。

这个由5名村民具体负责,历时5年编撰的村志,西泠印社出版,大开本,500多页,23万字,顶级精装。涉及环境资源、村庄人口、政治组织、交通水利、工农林特副渔商、文教卫生、乡村文化、居民生活、习俗信仰、古迹方言、诗词报刊、精英人物等方方面面,是一本村庄历史和现实的百科全书。人民艺术家王蒙为本志提了词。我知道,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我不敢相信,这些历史资料是如何穿过岁月的烟尘保存了下来?而且从村志的章节编排和文字图片叙事,都相当专业,尽管在这本志书编撰过程中,得到了县志办、县档案馆等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我想,村里一定有高人。

6dbb1199984.jpg

二十一

一天午后,家里来了位客人,说是专门来拜访我。亲家介绍,此公乃《龙屿村志》编撰者之一,早年教过书,后来做过小生意,现已年届七十。一眼望去,却见青丝童颜;言语之间,但闻不俗谈锋。说起疫情,他说游客都不能来,村里损失不小,但相比国家的损失不值一提;说起我们一家的滞留,他说我们来这里来对了,夸我亲家是好人,叫我们安心住下;说起《龙屿村志》来,他说他非主笔,但全程参与做了一些具体工作。志书中刊有他的书法作品,他还当场挥毫泼墨,与我切磋书艺。他的书法比之志书上其他的书法作品,不算最好,最好的一位村人的书法作品获得过全国全省大奖。他的得意之笔是村志上刊载的《村歌》,词曲都是他的原创。曲我不太懂,但词却极有水平。歌名《美丽龙屿我的家》:

龙山蟠曲造就了古老的村庄,
历经千年,砥砺沧桑。
鹰嘴插天穿云汉,
云谷龙潭泽梓桑,
文昌阁内聚贤达,
旌义亭里浩气壮。

啊!龙屿,

祖德福荫耕读兴邦,
人杰地灵世代盛昌。
改革开放成就了美丽的村庄,
日新月异蓬勃向上。
龙岗揽秀迎旭日,
曙光楼台观海港,
摹字双岩铭诗文
龙山湖畔踏歌唱,

啊,龙屿!

初心不忘,再创辉煌,
追梦道路更加宽广。

不能不感叹,千年文化沉淀之乡与那些荒山野岭、湖茅草生之地就是不一样。龙屿,真乃卧虎藏龙之地也!

 楼主| 乡网小编 发表于 2020-3-23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客居龙屿散记》之四


二十二

文人雅士给这片土地涂上了厚重的人文底色,而能工巧匠却支撑起美丽村庄的财富天空。

利用山上的毛竹制作根雕出口,把冰冷的铁片焊接成赏心悦目的的工艺品,普通的茭白硬是打造成享誉省内外的“玉茭”品牌,几百名建筑工活跃在包括武汉在内的全国各地,他们不是简单地干一干搬砖和灰的体力活,而是木工、泥工、水电工、油漆工、机模工。一些人后来脱颖而出,成为包工头,成为老板,成为带领村民致富的带头人。

亲家公文化不高,木工出身,今50有几,在建筑行当干了几十年,现也是个小包工头。别人在外地打工,他选择在本乡为包工头盖洋楼。他盖楼一般不需要图纸,图纸都在他脑子里,盖的楼每一栋都不一样,但有一点相同,就是十分契合东家的预算、爱好和需求。他带我看了不少近年来他盖的房子,还真是让我长了见识。在方圆十里八村,他算小有名气,有些不认识他的人也慕名找他盖。他善于与人交道,帮人盖楼既有签正式合同的,也有君子协定。楼盖好后一般能及时回款,少有拖欠的。极少数拖几年的,看样子别人真拿不出来,他也不打算追了。

江浙人会做生意并非浪得虚名。

有件事更让我刮目相看。这几年村里有一个多亿的投资,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基建,我问他有没有做点项目,他轻轻摇摇头,断然的说:“我不要做”。然后告诉我,村里的书记是本家弟兄,其他村干部与之关系也不错,想做一点事情应该会有,但他不想沾惹这个嫌隙。他说钱赚不完,又不是没有事做,何必去坏了兄弟的名声,被村里人戳脊梁?

看看!一个普通的农民,比多少读书之人庙堂之士的头脑更清醒?格局更开阔?

“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165349k3j5r839t24jejf4.jpg


二十三

还是抬一抬头,放一放眼,看看村外的世界吧!

今时今日,外面的世界已经不精彩,外面的世界更多了一些无奈。

最无奈的当数900多万被禁足封在楼里几十天的武汉人民,那种恐惧中煎熬的滋味,局外人很难想像。

保证他们的一日三餐、吃喝拉撒,甚至生老病死,这需要多少下沉干部、社区职员和志愿者付出艰辛的努力?

我在武汉的家,单元里总共8户人家,无论在不在汉都被拉进了的单元微信群。社区为我们单元配置了专人,每天早上在群里问询大家的身体状况、需要采购的东西或其他需要解决的问题,态度非常热情,细心周到,邻居们都非常感激。

我想其他小区也跟我们这大同小异。即便是有些不周全、不细致、不到位的地方,困难时期,绝大多数市民都应该会理解原谅。


二十四

来自全国几万名医护人员在湖北浴血奋战,他们是这个时代最勇敢的英雄,他们是沉沉黑夜里的灯光,他们是救苦救难的天使!为了记录他们工作中的影像,中国摄影家协会派遣以协会主席为队长的四人小分队进入武汉拍摄,湖北摄影家协会也征召摄影人入列。

征召令下,人在省外,好生无奈。真的想操起相机与小分队并肩,为灾难留痕,为历史存档,为天使塑像,为生命点赞,哪怕冒一点风险,哪怕有些苦累。

英雄情结其实并不随年岁而消退,而是与时代共消长。

湖北省摄协主席一般将他拍的照片放到群里,尽管是拍摄人物肖像,但他每天都在尝试新的拍法,而主题却只有一个,就是拍出援鄂医护人员整体的精神风貌和个体的生命形态。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噙着泪水却依然坚毅的目光,是卸下口罩后伤痕累累的脸庞,是洋溢着青春的女神的笑靥,是穿着厚厚防护服呆萌的模样……

在群里,我给小分队留言道:一天又一天,小分队已打了十多天的仗。你们以有限的人力投身到一场大战役,所冒之险,所受之累,所忍之苦,我们无法想象,也无法分担。我们唯一能做的是时刻关注,殷切期盼。祝愿队员们千万注意防护,早日凯旋归来!

165349t275bhgwj5s5szff.jpg

二十五

从中央到地方层层都在捐款,我也想捐一点。想来一般的慈善机构人手紧张,我捐的那点钱在他们面前也拿不出手,何况还有繁琐的捐款流程和手续。于是便与工作过的单位党组织联系,回复说捐款工作已结束,钱款和名册均已上交,让我不必捐了,他们不想节外生枝,我也就不再坚持,只是后悔没早联系他们。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想办法捐一点的,哪怕三五百元。

早在武汉红会一阵骚操作之后,网民们绝望地表示再也不捐款。不能说人们说的没有一点道理,但我觉得这是两码事。他们怎么做,我们当然可以指责,公民也有责任监督。也许监督的效果不会立竿见影,但我们不能以此为借口不去做我们该做的事情。作为一个人,我在这悠闲自在,胡吃海喝,眼见同胞在受难,我又做不了其他有帮助的事情,如果不捐一点,我的内心不能安宁,灵魂无法安放。我也想在自己儿孙面前做做样子。人,做不到高贵高尚大担当,但至少应该做个正直的人,善良的人,内心平静的人。

我的这些想法也证明了我的不高尚,因为我是为自个的内心。


二十六

两个孙子在这过得很快乐。小的三岁多,从早到晚,嬉笑逗乐或者哭泣,常缠着大人要玩手机;大的读一年级,现在只能上网课。那天,他向我要透明胶布,也不告诉我干什么,过一会拉我去看,见窗玻璃上有A4大的红纸,红纸上是他写的“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是啊,是该好好地加加油。加油!加油!我却不敢有更多的奢望,我只愿,灾疫之前平平常常的日子早日回来-------

祈愿所有的汽车开上马路,所有的工厂机器轰轰作响;

祈愿所有的窗口传来歌声,所有的商店营业开张;

祈愿田野里莺飞草长,春耕播种犁耙水响;

祈愿机场火车站人来人往,传送带上挤满了行李箱;

祈愿踏青赏花的队伍延绵不断,朋友圈里晒满了春天的影像;

祈愿染疾康复还在隔离的人们早日归家,大难不死从此无病无伤;

祈愿痛失亲人的家庭擦干眼泪,将亲人隆重地安葬;

祈愿清明节所有人长跪于亲人的坟前,报一声平安健康;

祈愿滞留武汉的外地人和滞留外地的武汉人早日回乡;

祈愿武汉人像普通人一样不再羞羞答答躲躲藏藏;

祈愿孩子们在晴朗的天空纸鸢高放;

祈愿男人们相约酒局,报复似地喝它几场;

祈愿女人们换上花衣裳,三三两两行走在街上;

祈愿学子们早日走进心爱的课堂;

祈愿红地毯上,幸福的男人牵着幸福的新娘;

祈愿妇产房里,婴儿宝宝顺顺当当地来到这个世上;

祈愿人人摘下口罩,大声地说话,自由地歌唱;

祈愿那些有罪的人知耻而忏悔,以诚实和良知取得万千受害者的原谅。


二十七

孙子们是新一代的武汉人,将来的城市属于将来的人们,我们今天的祈愿,既为我们自己,更是为了他们。

想起鲁迅小说《故乡》来:“然而我又不愿意他们因为要一气,都如我的辛苦辗转而生活,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

一百年了,我们跟鲁迅的愿望还是一样。


二十八

好消息不断传来。

新增的病人在向个位数迈进,方舱医院一一休舱,机场也在筹备通航,关键是,最高领导人已经到了武汉!

也该收拾收拾行李了,也许一觉醒来,武汉解封,我们可以回家了!

告别之前,我写下万言散记,且让我默默地呈给让我避难躲祸的这个山海之村,呈给自己喜欢忘却的记忆,呈给还不太悉事的俩孙。


2020.03.12于象山龙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20-4-1 17: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6-2020, XiangShanRe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