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新闻] 【门前老人】

[复制链接]
                                                                 
   【门前老人】   欧兢兢
  急救室里灯灭了,青年焦急地跑过来,手上还拿着行李,貌似刚从外地回来,医生把病人推了出来,没有见着最后一眼,老人全身冰凉,瞳孔放大,转移到另一个房间,他顿时愣了。
  老人从幽暗之都来到这个世界,他降临到一个农民之家,他的父母早已在这个世界等着他。在他幼年时,父母习惯和邻居围坐在门前。6岁以后,父母相继离世,他被过继到亲戚家,开始艰难的生活。
  日子一天一天,静止在原地,伛偻的老人坐在门前的椅子上,冷风不时的从耳畔吹过,老人弯着瘦弱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喉咙处微微颤动,老人异样的表情望着周围的一切,他浅浅一笑,再次回头望着老人时,只是觉得那笑容,一个孤独的老人,总爱独自坐在大门前,望着远方,似乎默默在心底一天一天数着盼着年底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老人依旧就坐在那张椅子上,双眼闭着,阳光直射在老人的脸上,一枚成熟枯黄的叶子随风吹过来落在老人的手上,他永恒的讪笑,瞩望着每一个镜头。
  在家时,老人的屋子很整洁,他的身影经常出现在村口街道旁,他独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望着路人迷茫,手放在膝上,他听到有孩子哭喊着,循着声音走去,看到路旁草堆上的弃婴,老人一把抱起孩子,步履蹒跚走去。回到家中,望着孩子发呆,想他在露天地里哭号,声音传出很远,又被风压得很低,老人心便隐隐作痛。
  黑色的生活,老人回忆起一年多前的往事,内心在流血,致残的老人欲哭无泪,孤独老人的唯一的儿子重病入院,判定死亡的诊断书,老人便更加孤单了。流言的风越刮越烈,妻离儿亡,尘土满面的面孔被人们遗忘在角落。
  从那时起,老人经常坐在门前面朝马路,倾听无言的默契,吸进许多有声和无声的秘密,而自己却沉默着,以谜一样的背影面对着,邻里人都称他:门前老人。一个遁世者的呓语和独白。
  孩子日益长大了,哭着要找爸爸,找妈妈,老人的心早已站起,他坐在门前,语重心长地告诉孩子:“爸爸妈妈已经不在了,剩下的只有爷爷和你相依为命。”老人隐瞒了孩子的真实身份,一个真实的谎言引导生活。
  两个人走在一起,相互牵着手,十指一环紧扣一环,走向远方,通向远方有一条长长的路,他踏上那条注定不会走完的路。他在孩子身后,模糊了,何处去寻似曾相识的他,可却越走越远,脚下的路刚一迈步,就消失了。
  十几年多过去了,门前,他孤独地坐着,风干眼中湿漉漉的忧伤,开放火红的希望等待着青年的到来。
  夜已黑,月光便劈窗而入,落在床上,他坐在洁白的月光下发冷,在房门外守候良久,渴忘的眼眸迸射着忧郁,没有什么能温暖他,月光透不过厚厚的墙壁,伫立在门前,寂寞无声扩展,透明的心不再无依。
  老人蹒跚的步履探进门槛,坐在一个角落里,月光照不到那地方,静静的看着那赤裸空荡的房子,无数次的走进走出,开门关门。在那里等待着青年的出现,他孤独的坐在窗前,寂落的聆听檐下雨声单调的敲击。
  他安静睡着了,醒来,觉得这是个梦,睁大双眼,静观着这无尽的规律,像季节一样的变化着,最后仰面向床顶,冷漠将表情凝固,无所适从。然后又睡去,睡眼逐渐朦胧,也许更清醒。伤逝,“我要走了”。这是梦他中的话。
  可日子却过得这样悠长,还是那条上山的小路,一路踉踉跄跄,总有一种不平的感觉,总觉得口袋里失去了一些什么,总觉得得到的正在失去,总觉得失去的越来越多,可脊背却更重了,但总不肯弯下,总是撑着,直起的愿望是一生的重负。老人清晰的记得山还是那时的模样,也许感到了山的沉重,踩在脚下,滑下山坡,他背着一身力气走了。
  他真地走了,房子留下来,是睡梦中的话,终究变成了现实,屋空,炕空,饭桌缺了一个座位,终生没有离开这屋半步。老人走时的身影,成为最后的记忆,生动而清晰,记忆中望着他仍寂寞的坐在门前。那敞开的门,我无法窥见其底蕴,可这一切属于另一个世界,我和他的世界,而我在这里,他却在那里。
  望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在一个陌生的早晨被惊醒。
  

评分

参与人数 1象币 +2 收起 理由
成根 + 2 赞!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19-7-17 12: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8 54XSR.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