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欲望》连载之八

[复制链接]
象山张为礼 发表于 2014-11-10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8

范凯时有过一段隐秘而不为人知的“风流逸事”,那是他担任公社党委书记的时候。此时农村里有不少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范凯时作为公社党委书记,经常要到各大队里去走走看看,顺便去解决大队干部们需要他出面去解决的一些问题。也许是缘分,范凯时在林源大队遇见了下乡知识青年林茵如。林茵如相貌长得出众,虽然在农村里生活了好几年了,但她的面容还不改初衷,没有像农村妇女那样又黑又粗,皮肤虽然比原来要黑了一点,但还具有细腻润滑的特质,仍然显粉红细细白的那样惹人可爱。她平时性格随和,待人热情可亲,再加上她口齿伶俐、善解人意,故人缘很好,大队干部们对她的印象也都不错。林茵如有一双乌黑滴溜溜的大眼睛,再加上嘴边的两个小酒窝,中间的一个两边微翘的樱桃嘴,没有哪个男人看到后不会被摄魂落魄的。所以,每逢有上级领导下乡来大队检查工作时,大队干部总是让她担任“招待员”的角色去接待领导,做一些拿凳倒茶之类工作是最合适不过的,像这样的女孩去接待领导,当然是没有哪一个领导不喜欢的。
那天,正当范凯时在大队会议室坐定时,林茵如就受领导的指派,不失时机地捧着一杯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新茶,恭恭敬敬地放在范凯时的面前,并笑容可掬地对范凯时说:“请范书记用茶。”
范凯时抬头一看,几乎是傻眼了,他在农村里可从来没有看到过像她这样清纯而美丽的姑娘,这直是一个活脱脱的大美人嘛!于是,他就情不自禁地、饶有兴味地问她:“你是——”
陪同在旁的大队干部连忙殷勤地对范凯时说:“她是下放到本队的一个知识青年,名字叫林茵如。”
“喔,真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女青年啊!”范凯时边说边看着林茵如,眼神里流露出一种惊奇的神色,久久地停留在林茵如那峰嶂叠峦的胸脯及犹如蜂腰的身材上,如果不是林茵如热情地对他说“范书记以后就叫我小林好了”的话,他似乎还沉睡在陶醉状态之中……

自此,林茵如就结识了范凯时,不久她就成了范凯时的“干女儿”。
林茵如由于年轻,自然涉世不深,她心里还不十分明白范凯时为什么会认她作干女儿,是不是因为她漂亮?还是他另有所图?有一点是肯定的,范凯时总不会无缘无故地认她做“干女儿”,他是否出于侠义心肠的义古道热肠?还是有像雷锋那样的爱心?她当时之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他做干女儿的要求,她也是有打算的,她想,当范凯时的干女儿没有什么坏处,有一个像范凯时这样的当乡党委书记的干爸会吃亏吗?多少总揩一点油水,别的不说,他看到自己的干女儿还陷在“泥潭”里,总不至于漠不关心吧?他难道会让她这个干女儿永远地在农村的里当一辈子农民而不闻不问?一个有侠心肠之人就肯定有同情心。从她看到他第一面起,她对范凯时的印象就很好,他面目清秀,风流倜傥,年轻有为,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去钦佩,不值得可爱?当然,她估计他对她的印象也肯定不错的,否则的话,他哪会认她做干女儿?从他的目光中得知他对她是含有深情的。当然,他也有可能存在非分之想,一个男人嘛,看到一个美丽的女子哪有不动心的?即使如此,她也不用过分地担心,即使如此,她也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人的交往总是难免有得有失的,何必过分地去计较呢。她对自己目前的处境真是厌透了,在农村这五六年的时间里,真是吃尽了苦头,受尽了折磨,更使她担忧的是村里的民兵连长和治安委员早就对她馋涎欲滴,只是找不到机会下手而已,否则的话,他们早就对她动手动脚了,当然,她心里也清楚,他们之所以不敢动手,也出于他们十分顾忌碰触女知青这根“高压线”。她几乎整天在担忧中惶惶地过日子,正因为如此,她早就望眼欲穿地想遇到一个“救星”来帮她脱离苦海,只是没有这个机遇。此刻,她遇到了范凯时,这难道不是一个“救星”吗?她必须毫不犹豫地抓牢他,绝对不能轻易地放过他!不能,她已暗暗地下了决心,即使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她从看到范凯时的第一眼时起,她心中就明白,范凯时是一个钟情于她的人,其实,这并不奇怪,哪个男子不钟情,哪个女子不怀春?除非他们没有正常的生理功能!所以,当看到范凯时对她深情的眼神时,她不但没有丝毫厌恶感,反而对他很欣赏。英雄爱美是世上佳话,人人都兴趣,人人都会兴趣盎然地去津津乐道。他是一个公社书记,在当今社会上也算得上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了;而她自己也可算得上一个“小美人”,那末,“英雄爱美”的故事就会在她的身上出现,这难道不值得庆幸?诚然,她心中有数,任何故事,一旦上演,就有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版本”,喜怒哀乐、甜酸苦辣、悲欢离合等等,管它呢,不管是风平浪静还是怒涛翻天,不管它是月夜缠绵,还是月黑星稀,她必需要做好各种思想准备,世上可没有永远圆月高照的,任其自然地去发展吧。她想明白了,也就坦然了。她明白,她不能主动地去找他,这样太轻浮,会被他看不起,她必须闲情逸致地待字闺中地等他来敲门……

范凯时自从与林茵如相遇后,脑海里就像挂着一帘银幕,她的倩影,她的音容笑貌,就无时不刻在他的脑海里显现,形影相随,他根本无法摆脱她,特别是她那一副摄人魂魄的眼神,他立刻就会陷入了一种心神颠倒、难以自拔的状态。范凯时之所以会这样陷入状态,与他的家庭生活不无关系。他的苦衷只有他自己明白。
他与王玲娟的结合是同事介绍的,当时,他是一个乡政府里的文书,而王玲娟则是当地供销社里柜台的售货员,长得有几分姿色,他俩也算是郎才女貌,很般配。但结婚一年后就出现了裂痕,发生了龃龉。首先,范凯时觉得他们两人的性生活愈来愈不和谐了,此前,王玲娟不但相当配合,还常常主动地“花样翻新”、“别出心裁”,搞得他心驰神往,欲仙欲死,大有行云流水、云腾翻滚之感觉,而如今她却完全是出于无奈似的,被动应付,甚至心不在焉,从不迎合,任你使劲冲击,她丝毫也不会配合,犹如木头人一般,完全没有兴趣可言,这样的性生活哪有乐趣?以前,在尚未进入她的身体前,她就主动地“挑逗”,下身早就像沼泽似的等待你进入;而如今,她从不与他说话,即使明显地去示意她,她也装聋作哑,毫不理睬,冷若冰霜,与此前相比,判若两人。忽然,范凯时顿时心生疑虑,她莫非有了外遇?后来,还是他的妹妹告诉他,她听到外面有关王玲娟的风言风语,虽然都是一些隐隐约约的传闻,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但也是无风不起浪的。他听后,才大梦初醒。他妹妹从传闻是听说,王玲娟与供销社主任平时常常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如果不是相好关系的话,他们是绝不会有如此表现的。这种捕风捉影的传闻,虽然难以确定其真实性,但也决不是空穴来风,这种勾当只有他们俩人心里清楚,别人只能是猜测而已,但对于范凯时来说,则是极大的伤害,头上的绿帽子在时隐时现,心里总不是滋味,他能听之任之,甘心戴绿帽子?当然不能!于是,他就想出一条妙策来,即“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地去报复王玲娟,你要红杏出墙,我去寻花问柳,这样不就两平了吗?你负我在先,我学你在后,彼此彼此吧!不过,他这个心愿还是在他提拔到乡长的位置上才终于实现的,因为一个小文书,你即使有“贼心”,人家不一定会看上你;当了乡长就不一样了,年轻有女人不但看上了你的地位,也看中了你的才华,她才会倾心于你,巴结你,你才有这样的机会。他通过排摸搜索,终于找到了一个“意中人”——乡里的妇女主任小刘。小刘平时与他很投缘,无话不谈,从不设防,剧随着彼此了解的深入,渐渐地成为了“红颜知己”,他觉得,时机成熟了,他就暗示她,小刘也心有灵犀一点通,于是乎,小刘投入了他的怀抱。常言道,十个女人九个肯,只怕男人嘴不稳,小刘对于范书记是绝对信任的,他绝对不会出卖她。他们是“利益共同体”,私情一旦败露,对于范凯时来说是“灭顶之灾”,她完全可以放心。他与小刘的第一次幽会是在县里去参加会议时发生的,在他的诱导下,她就毫不犹豫遂了范凯时的心愿……
当然了,范凯时头脑十分清醒,对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一定要万分谨慎的,干这种事如果稍有疏漏的话就后患无穷,因为此时政策对“婚外情”的处理极为严厉,一经发觉,轻则“双留”(留党察看、留用察看),重则“双开”,对此决不可以掉以轻心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哪!所以,他绝不能像王玲娟那样“随便”,她是一个供销社的普通职工,实际上也是老百姓一个,上级不会去过分地在意她,只要她不过分地张扬,不出格,没有被“捉桩”,别人一般地不会去为难她,顶多是作为茶余饭后的谈料而已。他与小刘的关系就不同,他们双方都是国家干部,自己还是乡里的主要领导,一旦败露,就要身败名裂,还要受到极其严厉的惩罚!所以,范凯时与小刘的苟合做得严丝密缝、不露声色,也就从未流传出“桃色新闻”来。至于范凯时与王玲娟这种“男盗女娼”的行为,倒是应了乡间的俚语:一个“砍柴卖”,一个“买柴烧”,是互不输赢的一种勾当。
人常说,一个人学好不易,学坏倒很容易,而且一旦学坏了就很难改变,而且会上瘾,譬如做贼,这种不劳而获的行为一旦上手就很难脱身洗手不干,因为这种不通过劳动就能得到红利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久而久之,就成惯偷了。偷情也一样,这是种极为隐秘的勾当。在人们的潜意识里,愈是隐秘的就愈加会激起兴趣与神往,更何这种男女苟合之事,其本身就是异常兴奋并充满激情而又富于刺激性的行为,一旦上演就难以自拔,常言说得好,“一夜‘夫妻’百日恩”嘛,这样如胶似漆的缠绵哪能断绝得了?如果说,范凯时当初确有为“敝气”而发,尝到“甜头”后就情不自禁了,特别是那女人美丽的胴体如花似玉的,映入眼帘后是久久难以忘怀的,再加上双方在苟合过程中新奇的放纵,尽情挑逗,这与他与王玲娟夫妻之间平淡无奇的性生活所无法比拟的,正因为两者之间有如此明显的落差,完全可想而知,这种偷情的乐趣根本是无法断绝得了的。当范凯时后来遇到犹如“林妹妹”的林茵如时,这个比小刘更年轻而美貌,就自然有更大的诱惑力!他哪能不去追求新欢呢?
范凯时有很深的城府,尽管他对林茵如已经馋涎欲滴,但还是得“按部就班”地、慢慢地进行,做这种事急不得、慌不得,必须要下决心稳住感情上的冲动,只能不露声色地、有步骤地慢慢地进行,对像林茵如那样的知识青年则特别要更加要谨慎行事,一旦败露,就是触碰了“高压线”,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林茵如不同于小刘,他与小刘是同事关系,天天在一起工作,接近一些不会引起怀疑;而林茵如却不同,他们萍水相逢,而且年龄差距又很大,他们突然间亲近起来就很容易招致怀疑,只能把她当作“干女儿”看待,才是一个高明的手段,这样不但不会引起什么怀疑,反而会认为是关心知识青年的表现。以后可以见机行事,慢慢地培养感情,有了深厚的感情以后就可以慢慢地向“深层次”方向发展,这样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要先给她找个合适的工作,这样对别人的眼里是显示出也对“干女儿”的关爱之情,而对林茵如来说则是对他感恩图报,真是一箭双雕之事,这就叫老谋深算啊。不久就有了一个机会,乡邮电所要招收一名职工,他就通过关系,顺顺当当地把林茵如安排进邮电所工作,林茵如真是感到心花怒放、兴奋不已,自然对范凯时感恩不尽。她想,做人应当要有良心,不能过河拆桥,不知好歹,她欠下了一笔债,自然是要知恩图报的。
至此,范凯时认为,他对林茵如所做的“功课”几乎是很完美了,他从林茵如的眼光中看到,她对他是感激涕零的,花开堪折直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再不去动她还待何时?尽管,他在外表上装得很平静,若无其事似的,但在他内心里却是春波阵阵啊!在这半年多的时间里,林茵如犹如一盆香气扑鼻的红烧肉摆在他面前,张口就可以享受到的美餐,但他还是有点顾忌,一次又一次强忍住馋涎欲滴的蠢蠢欲动,而咽下酸苦的涎水,不敢贸然行动,此刻,他认为是到了瓜熟蒂落的时机了,他毋须再去强压自己的欲望,急切地要尝尝这条鲜嫩无比的美人鱼的鲜味了……
林茵如如约而至。当林茵如走进这座十分清静的独门独户的小院时,心里面不禁有了一丝怔异,这是什么房子?她有点儿疑问:范凯时为什么会约她到这地方来?莫不是——,不过,她马上推翻了自己的不安想法,范书记绝不会是这样的人。正当她思绪有点混乱之际,范凯时不失时机地对她说,茵如,你怎么啦,心里有什么想法吗?
林茵如立即机警地回答:“没有、没有,跟干爸在一起有什么好担心的?”本来林茵如称范凯时为范书记,后来范凯时对她说,还是叫他干爸显得亲密些,于是,林茵如就改称为干爸了。
“这就对了,干爸是最亲近的人之一,跟我在一起,有什么可担心的?”范凯时欣喜地对她说,不过,他此时的眼光已经流露了贪欲之色。他想,我今天非要把你弄到手不可!
范凯时带着林茵如走进房门,室内摆设整齐,有衣柜,有眠床,有写字台,也有几条椅子。林茵如好奇地问,这是谁家的房子啊?怪清静的。
范凯时笑嘻嘻地说,这是谁家的房子你现在就不要去管它了,以后你会知道的,今天我就要带你到清静的地方来,清静不好吗?
林茵如赶紧说,不不,我不是说清静不好,我也是欢喜清静的人。
范凯时兴奋地说,这就对了,我们父女俩此前从来没有在清静地方呆过,今天就要来享受一下清静的乐趣!说着,他就迫不及待抱住了林茵如……
林茵如被范凯时这突如其来的行动感到惊恐,他怎么会这样?她很快就意识到,她曾经担心过的、可怕的事情此刻真的要发生了,尽管她早就有所思想准备,但还是感到有点懵懂。其实,此时的范凯时已不容她多想,就把抱起走向眠床边,并轻轻地放下,紧接着,他也不看她的反应如何就极其迅速地解开她的衣扣、退下裤衩,当林茵如美妙绝顶的胴体显露在他面前时,他惊异万分,世上哪有如此美妙的女神!他再也无法忍受,就像饿狼般地扑倒林茵如……
此时的林茵如已无招架之功,不过,当范凯时欲拉下她的内裤时,她还是作了抵抗,用手紧抓住内裤腰,深知这是最后一道防线,一旦攻破后就全面失守了。那时的范凯时哪里会让林茵如守住这道最后的防线,更何况他已清楚林茵如的防守并不坚决,在他解开她的衣扣时是半推半就的,并没有显示出坚决拒绝的样子,他的胆子自然就更大了起来,毫不犹豫拉开她的抓裤腰的手后,就良顺利的退下她的内裤,他坚挺如杵的男体就势如破竹地插进她的阴道,此时,林茵如猛然感到一阵撕裂般的剧痛,本能地喊了一声“啊哟”后,她再也无力抗拒,只能随波逐流了,渐渐地,她也有点情不自禁地感到愉悦起来了……
此时的范凯时真是欲仙欲死,腾云驾雾,波涛翻滚,天马行空,高山流水,人世间的极度美妙与愉悦似乎都集中到他的全身了,世上还有哪比这更愉悦、更乐趣的事?当他全身心地享受到这美好的一切后,才从林茵如的玉体上慢慢地下来,此时,他才发觉到林茵如的眼眶边含有泪珠,他此刻才猛省到自己太不顾及到她的感受了,他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对于相爱的人,哪能只顾自己的欲求而不顾她的想法与感受呢。他颇有歉意南昌愧疚地对林茵如说,对不起,我太自私了,只顾自己对你极度的爱而没有考虑到你的想法与感受,我可能已经伤害了你。
经历了这般折腾后,林茵如大梦初醒了,她想,这个事既然已经发生,那就不可挽回了,这叫做木已成舟,就是神仙也没有办法,倒不如面对现实为好。其实,她此前早就有过预感,范凯时为什么对她会如此关爱有加?一无亲二无故的,关爱一点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把她认作“干女儿”?她当时有点担心,平白无故地要认她作“干女儿”不是一个好迹象,不是有人说过“继拜、继拜(认干女儿或义子的称为继拜)先解裤带”的吗?范凯时认她做干女儿的目的莫非最后是想解她的裤带?不过,她当初头脑里确实这样想过,但还是存在着幻想,范书记恐怕不是这样的人,他不会是这样的人,不能以社会上的小人之心去度范书记的君子之腹。现在看来,还真的是应了那坊间的俚语。不过,凭心而论,世上的一切行为总是有投有报的,哪有只投入而不图报的?他既然对我有了这么大的“投入”,难道不是为了得到我的“回报”吗?凭心而论,他毕竟是有恩于我的,我可不能忘恩负义于他啊。如果不图报恩的话,那岂不就要去反目了,这样做的结果,无论是对于他还是对于自己都是两败俱伤的,他肯定是身败名裂,那自己也臭名远扬,还逃脱不了遭人谴责,这样做岂不是最傻不过的行为吗。话要说回来,做人总得要有良心的,如果没有范凯时的恩顾,我能从农村的大泥潭里摆脱出来走进邮电所去工作吗?我应扪心自问,就算是他当初对我居心不良,现在又真的占有了我,我也绝不能去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再说啦,作为女人,这道“关口”是迟早要过的,迟过早过、让你过、让他过都一样,何必去斤斤计较,更不必去自找其忧、自找其烦,她真的想通了,她于是就强作笑容地对范凯时说,没关系,你不必愧疚,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作为一个女人,面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总是要惊心动魄的,是吗?
“如此说来,你真的不责怪我了?”范凯时听了林茵如话欣喜若狂,情不自禁地又紧紧地抱住了林茵如。
林茵如还是轻轻的推开他的拥抱,认真地对他说:“我对你关爱现在已经回报了,就算是扯平两清了,我有希望你以后就不要再来纠缠我了,我是认真的。”
范凯时听了林茵如的话后,才感觉到此情已经到头了,也好,世上做任何事都得适可而止的,绝不要拖泥带水,否则后患无穷,那就到此为止吧……

评分

参与人数 1象币 +2 收起 理由
戒慧 + 2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18-7-20 10: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6-2018 54XSR.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