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同乡网

 找回密码
 新用户注册
搜索

白说也说,白说还说,白说再说

[复制链接]
成根 发表于 2014-8-28 0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根 于 2014-8-28 05:24 编辑




白说也说,白说还说,白说再说


李烈钧


      
      “说”字迭用,反复强调,足见说者的坚持、执拗和急切。想说话、敢说话而又会说话的,可谓智者。葛渭康便是浙江省象山县执着地“白说也说、白说还说、白说再说”的大智者。
       大智若愚,葛渭康偏偏不装愚,浓眉坚挺,又写又说。那一年夏天,去湖南参加杂文报社为一位教授著作召开的研讨会,葛渭康银发矍铄一丝不乱,衣袂飘飘气度不凡,持一叠打印讲稿作重点发言,引经据典说古论今,几乎将研讨主人公盖了帽。
      评书论稿谈观点,意兴阑珊,言犹不足,辅之以拳脚——会议中场休息,葛渭康当众舒臂出掌弓步下腰,表演了一套拳术。与会代表喝彩鼓掌为之折服,领教了这位象山武术协会领军人物的风采。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葛渭康落魄潦倒时,在河南长途车途中,小有出手,便“锁”住了车上两个欺负老人的狂徒。“一生爱管不平事,九死难回七尺躯。”“欣喜今日一对二,老朽逞能击鼠狐。”是日,葛渭康赋诗纪事,文武兼施,张弛适时。
       “老朽”属自谦,老辣是确实。有脑袋,能思考;有感触,就说话。葛渭康年届耄耋,乃性情中人。“性格就是命运”,他历经坎坷,种过田、打过工、练过武、上过当、坐过牢、平过反、办过厂、做过生意;早年当区粮管所长因言获罪,而今成了酒店老板、县工商联执委。没有显赫的学历,诗文书画自学成才,交游多鸿儒,往来有白丁。他笔下的文字,连《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编撰者也要借鉴参照。
      笔者敲击键盘,写这篇小文,题目欲点睛,干脆照搬照抄:用葛渭康出版的三部杂文随笔和格律诗汇编的书题——《白说也说》,《白说还说》,《白说再说》。一以贯之,绝妙好辞,内涵丰富,不抄白不抄,抄了不白抄。葛渭康自己,则一直认为,说了不白说,说比不说好。
       当老板,没啥好说,葛渭康当作“副业”;读书和思考,大有可说,葛渭康乐为“主业”。写作题材,多为悲悯苍生、扶危济困、关注弱势。仅农民工问题的杂文,发表于省级以上报刊,就有《走近被忽视的角落》、《谁来领导民工潮》、《千万民工谁来管》、《牛年新政》;鞭笞丑类揭露邪恶的55000字中篇小说《陷阱》,甚至刊发到北京大型文学期刊《伯乐》……目睹老人凄凉、小贩啼哭、农妇受欺,他帮不胜帮,常常心酸落泪。他的酒店竣工,建筑包工头逃匿,50多位工人拿不到工资,等着回家过年,葛渭康拿钱代发了。善念和善行,良心和良知,人品和人格,由此可见一端。
       东海之滨的象山,西接天台山脉,三面环海,缘海而邑,唐神龙二年(706年)立县。小城故事多,人文荟萃,英杰迭出。葛渭康的研究和写作,源泉取之不尽。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他写《鉄胆钱唐》,写《殷夫对“永久真理”的饥渴》,写《不杀身也成仁的俞士吉》,写《晚清女诗人叶兰贞》,写民族英雄张苍水……觅史料寻踪,纠史讹辩证,撷史例撰文,凭史实立论,严谨精研,案牍斟酌,校核考证,该是何等细致勤谨的功夫!
       葛渭康话语滔滔,文论泱泱。他坐拥书城,精骛八极,思接千载,视野所及,远不止于象山小县、石浦渔港,也不囿于江浙钱塘、南眺北望,而是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国计民生,社会进步,民族振兴,人类前途……笔触几乎无所不及:孔子、鲁迅、古风、农事、橘贱、辛亥革命、台湾纪实、《邓公南巡》、西部矿难、《圣女林昭》、甲午百年祭、沈园吊放翁、痛悼张志新、夜过台儿庄、漫议形而上学、最大的腐败是什么、乌克兰总统真傻、“法律不是挡箭牌”、《从大跃进到大饥饿》、《读庐山会议实录》、《萨达姆的下场》、答友人问科索沃、《致为“台独”论所迷者》、读中纪委公报、《读三中全会公报》、故国向荣、小康之路……无不一抒为快。他用《自题》诗袒露心迹:“案头诗稿缘情写,笔底文章为国忧。好景遥瞻魂易醉,杞愁一动意难收。”
       “吾善养吾浩然之气”。葛渭康说的写的,或悲情、或激愤、或辛辣、或期冀、或欣慰……传递给听众和读者的,是激奋之气,昂扬之气,是一种正能量。他不碎杂、不絮叨、不偏激,而且,每每逆向思维,不人云亦云,常常是洞悉要害,一语中的。他敢于宣称,农民起义只是改朝换代,不能算历史进步。他的论文《孔子的另一面》被《杭州政协》转发,评价为“理论上的探索是极为重要的”。大名人借《论语》贩卖“心灵鸡汤”,要苦难者克己忍受,葛渭康诘问:设身处地,你是否逆来顺受。无知者罔顾史实,对张苍水歪曲非议,葛渭康大喝《且慢污蔑英雄》,连续发表论文、史论和杂文痛斥。有人对前苏联的历史做极左评述,葛渭康根据国际共运史和我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撰写《钢铁是怎样炼完的》,他自信满满:“我手中有近百万字公开出版的资料。”……
      一介老翁,心系天下,这是何等的责任担当!葛渭康以一首七绝明志:“荡胸诗兴涌狂澜,东海云腾碧水寒。赤胆可开肝可鉴,此心能捧骨难弯。”
      处人处事处文章,到这般境界,当地政府尊为贤达名流,故土乡邻视为体己亲朋,象山中学请他作作演讲,说人生,谈写作。葛渭康挚友诤友遍及四方,以文会友,惺惺相惜。念及驾鹤西去的莫逆之交——民革老将何敏求,著名报人冯英子,中国核能源之父王淦昌……葛渭康悲从中来,唏嘘不已:《白说再说》,可能是收官之作,再不能鱼雁笔墨,唱和酬酢,只能书稿祭供,皓首穷经,泣拜老哥们托梦指教了。
      

      (本文原载2014年第2期《浙江杂文界》、 6月3日《杂文报 》、6月13日《浙江工人日报》, 李烈钧为浙江省杂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原《体坛报》总编  髙级编辑)



浪潮 发表于 2014-8-28 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葛渭康是难得的人才!
布衣 发表于 2014-8-28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说百年后象山尚有一人可以为后辈称道,那必是葛先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22-9-25 19: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xiangshanren.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