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注册 登录
象山同乡网 返回首页

象山张为礼的个人空间 http://xiangshanren.com/bbs/?23814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师生情

热度 1已有 704 次阅读2011-2-16 08:36

师生情

                       

生我者父母,教我者老师。人世中,最令人难忘的除了父母莫过于老师,在老师中最亲近的当然就是班主任了。在我年逾古稀的感情世界里,时时萦绕在我心头的就有是两位班主任老师。他们对我有过人生旅程的指引,有过终生受益的教诲,有过摧人泪下的恩情……

第一位是我在爵溪小学读书时六年级的班主任戴正之老师,他是一个地下党员(当时不知)。有一个晚上,他叫我们十来个同学到他的房间里去听他讲故事,名称“千里寻母记”……第二天上学刚进学校时就听说戴老师和其他三个老师“逃亡”了,而且不知去向。我们正在发呆时,就见一群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警冲进校园里来,从教室到宿舍到处搜索,但是他们扑空了……     

解放后不久,戴老师曾委托一个姓王的老师(穿着军装)来找过我们在爵溪的几个同学,告诉我们他在某部队工作,如要参加革命,可以跟他去报名。当时比我大几岁的余光豪同学就这样地去报名参加了工作。我当时只有十三岁,年龄太小,何况家庭又不允许我去,因而未能如愿。后来得知,戴老师在工作地台州的一次剿匪中壮烈地牺牲了。以戴老师为代表的共产党员的形象就深深地映在我的脑海里。他的照片和事迹后来一直陈列在象山县烈士馆内。

第二位是我就读象山中学时的班主任姚华雄老师。他是永康人,曾就读于浙江医专(浙江医学院前身)、金华英士大学(后并入浙江大学)。他于19492月参加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浙东六支队游击队,投身于革命运动。194958日,永康解放,他随永康县第一任县长应飞(原六支队队长)进城进驻县府,负责县政府事务工作。同年2月,调入教育界。19504月,调至浙江“革大”参加土改班学习。10月分配到象山县搞土改工作。土改结束后调至象山中学当教师。姚华雄老师是我整个学生生涯中印象最深刻的班主任。初中三年的教诲犹如源泉,使我终身受益。他教的是算术、代数、几何。他在讲台上讲课时的姿态,至今还历历在目,他与我们在一起时的音容笑貌像电视屏幕一般清晰地重现在我的面前。他的课讲得由浅入深,通俗易懂,且比喻生动,引人入胜,使我有了坚实的数学基础,为后来的寒窗生涯中的对高等数学、理论力学、工程力学的攻读中多了一份后劲。他作为班主任,对我们的教诲当然不只在讲台上,他为人师表,严于律已。他教学的严谨,待人的诚恳,作风的踏实、简朴……无不深深地烙印在我们的心灵之中。当然,我们的姚老师并不是完美无缺的圣人,他衣着随便,没有刘式桓老师那般潇洒;他对学生的态度和蔼之中显得随和,缺乏像沈仁淦老师那样威严……。所有这一切活生生的形象,在我的脑海里永不磨灭。后来,我考入了部属杭州水力发电学校以后,每当放暑假回家路过丹城时,我总是首先要去看望姚老师。师生情深无话不谈,一谈就个把钟头,姚老师兴奋异常……。谁知人世沧桑,风云难测。我在五七年被“错划”右派,于五八年春挥泪离校返乡“劳改”,路过丹城时,当然首先想到姚老师,但这次我可不敢去看望他,更无奢望与他促膝谈心了。因为我当时被人视为“毒菌”,同学们看到我时就赶忙离开,怕被“传染”,我怎么能“送菌”上门去晋见老师呢!更何况,姚老师原本是“望生成龙”,今日“折戟沉舟”,辜负了老师的苦心栽培,我自知无脸见他……

可是,在后来的二十多年的农村“劳改”生涯中,我还是一直念念不忘恩师——姚华雄老师。我时时打听他的足迹,祈祷他的一生平安。后来,从不同的信息渠道中得知他调离了象山中学后前往东溪中学任教,据说,后来又调到宁海县去了。真是时过境迁,岁月仓桑啊……

我在一九七八年冬“改正”后安排在供电局工作,自然又想起姚老师。有时特意在母校(象中)门口徘徊,遥思我敬爱的姚老师,向往那令人难忘的桃李芬芳的岁月。一九八四年,我去宁海开会,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姚老师在力洋中学任教,我就特地到力洋去寻访老师的足迹。到达力洋后就很快得知他已经退休,说是住在中学旁边的一间小屋。当我好不容易地寻到该小屋时,却发现“铁将军”管门,邻居说,姚老师走亲戚去了。我只得扫兴而归。

记得1992年象山中学举办60周年校庆时,我们班几个同学又作了一次努力寻找他,但结果还是令人失望。哎!难道我们竟这样无缘相会?世上的事往往有说不尽的偶然,正如人云: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功夫。一次周末回家,接到一封由镇政府转来的信,信封上写着:宁海县老干部局姚华雄。天哪!这不是姚老师的信吗?我当时真是惊喜万分!

我看了姚老师的信才得知他一直不知道我的情况(但他知道我回乡“劳改”),在最近一次象山中学“校友通讯”中看到了我是五五届{}班同学会的发起人、组织者之一,他还以为我是爵溪镇的企业家呢,所以他就写信来与我联系。我连忙挥笔直书,向他详尽地禀告了我在几十年来的急风暴雨中没有沉沦,以坚强的信念走过难以想象的苦难历程,我现在可以欣慰地告诉老师,我已经是一个共产党员了……

在他的回信中,我得知他后来的经历比我还惨,一个在青年时就投身于革命的人后来却遭到难以想象的种种折磨,几乎差点变成了“精神病人”!我们真是一根藤上的一对苦瓜。姚老师后来也不甘沉伦,在老干部局里继续他的余热。我们师生互勉互进,在新的改革大潮中将勇于踏浪,一往情深……

 

                                           (作于19965月,修改于20112月)

        

 

 


鲜花

鸡蛋
1

握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新用户注册

象山同乡网 ( 京ICP备10005750号 )

GMT+8, 2022-10-4 15: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xiangshanren.com

返回顶部